您現在的位置是:首頁(yè) > 要聞

探訪(fǎng)國際紡織之都, 看紡織企業(yè)如何處理訂單危機?

  疫情之下,“國際紡織之都”紹興市柯橋區也正在經(jīng)歷一場(chǎng)“休克式”的危機。
  
  去年,柯橋區外貿出口增長(cháng)15.6%,高出全國10.6個(gè)百分點(diǎn)。許多貿易商和企業(yè)家曾預估,今年柯橋仍會(huì )迎來(lái)出口“大年”。然而,一場(chǎng)新冠肺炎疫情沖擊了“金三銀四”的紡織旺季。剛剛邁過(guò)復工復產(chǎn)關(guān),國外疫情大范圍爆發(fā),導致全球展會(huì )取消、海外需求下降、訂單數量減少,前兩月柯橋區外貿出口15.18億美元,同比下降20.63%,出口形勢不容樂(lè )觀(guān)……
  
  外貿大區柯橋近況如何?一起來(lái)探訪(fǎng)在疫情中兩度按下暫停鍵的“國際紡織之都”。
  
  訂單危機接踵而來(lái)
  
  3月中旬的柯橋,復工復產(chǎn)熱火朝天:為追回被國內疫情耽誤的時(shí)間,外貿公司忙著(zhù)跑贏(yíng)時(shí)差對接客戶(hù),不少圓機廠(chǎng)、印染廠(chǎng)日夜趕訂單。
  
  有外貿商調侃說(shuō),一向走海運的紡織面料,現在也享受空運待遇了。紹興一唯紡織品公司負責人馮紀江剛發(fā)完一單貨物,空運費從兩周前的每公斤12.5元漲到22元!霸具@是2月底走海運的貨物,為趕著(zhù)交貨只能走空運,運費都快趕上布的價(jià)錢(qián)了!
  
  馮紀江的境遇,幾乎是當下柯橋外貿企業(yè)的投影。3月以來(lái),大家都不計成本地趕制年前的訂單,一為維系客戶(hù)關(guān)系,二為趕流行季,以防訂單被取消、貨物淪為庫存。這是紡織業(yè)的特殊性,緊跟時(shí)尚、季節分明。
     
  可讓人沒(méi)想到的是,眼看國內疫情這關(guān)要熬過(guò)去了,全球疫情突如其來(lái),而且柯橋紡織品出口的大多國家和地區也被疫情波及。
  
  “2月底我們去調研時(shí),不少企業(yè)的外貿訂單還有很多?扇蛞咔橐槐l(fā),他們就坐不住了!泵鎸λ蚕⑷f(wàn)變的全球疫情,這幾天柯橋區商務(wù)局局長(cháng)譚科正在重新調研,修改調研報告!皶r(shí)間過(guò)去沒(méi)多久,月初的預測分析就不適用了!彼榻B,隨著(zhù)疫情重災區訂單不斷取消和新訂單斷檔,今后幾個(gè)月的外貿形勢不容樂(lè )觀(guān)。
  
  對柯橋而言,國內疫情影響了供應端通暢,損失尚可預期,全球疫情則直接影響需求端,導致訂單驟減,好不容易打通供應鏈的興奮隨即落空。
  
  見(jiàn)到紹興凱明紡織有限公司董事長(cháng)羅海明時(shí),他剛給員工開(kāi)完會(huì ):接單前必須反復告知客戶(hù)可能的風(fēng)險,從現在開(kāi)始,不能再接不確定的訂單。
  
  羅海明的謹慎不無(wú)道理,凱明紡織去年出口額約12億元,按目前形勢估計,今年出口至少減少3億元。意大利、西班牙、英國三國約占公司出口市場(chǎng)份額的50%,從3月10日開(kāi)始,大量訂單陸續被取消、接單又取消的情況不斷出現,對企業(yè)的現金流造成很大影響。羅海明說(shuō):“現在客戶(hù)普遍不敢下大單。對我們來(lái)說(shuō),接小單意味著(zhù)成本上升,但這是控制風(fēng)險、維持客戶(hù)關(guān)系的無(wú)奈選擇!
  
  對這個(gè)外貿大區而言,國外疫情帶來(lái)的沖擊似乎更甚于國內疫情。去年,常駐柯橋的國外采購商超過(guò)4500人,目前僅有1000余人回來(lái),不少外商租住的商務(wù)樓里已許久沒(méi)有他們的聲音了;國際性展會(huì )或延期或取消;上海面料展是否如期舉行還未知。對于外貿企業(yè)而言,獲得新訂單的機會(huì )大量減少。
  
  最焦慮的是不確定
  
  最近兩周來(lái),羅海明每天一早必做兩件事:打開(kāi)手機看全球疫情最新進(jìn)展;輪流向各個(gè)時(shí)區的客戶(hù)詢(xún)問(wèn)各自國家疫情。眼看確診數字不斷攀升,他原以為“撐得住”的市場(chǎng)也一個(gè)個(gè)淪陷。
  
  “兩周前,一個(gè)孟加拉國客戶(hù)還急著(zhù)向我們追加20萬(wàn)米面料訂單,今天卻來(lái)問(wèn)能不能取消!边@個(gè)變故讓羅海明意識到,危機背后還有故事:盡管目前孟加拉國的疫情并不嚴重,但當地進(jìn)口柯橋紡織面料的服裝加工廠(chǎng),最終出口地是正處于疫情重災區的歐美國家。
  
  可見(jiàn),危機絕不僅限于眼前的訂單減少和取消。隨著(zhù)新冠肺炎疫情在眾多國家蔓延,最終可能會(huì )帶來(lái)市場(chǎng)萎縮、現金流枯竭以及匯率波動(dòng)等諸多風(fēng)險,而這些不確定帶來(lái)的焦慮,也在外貿商和企業(yè)家之間傳遞。
  
  這些隱性的風(fēng)險,更讓人焦慮,對于紡織行業(yè)而言,意大利成為重災區帶來(lái)較大影響。有專(zhuān)家分析指出,意大利是歐洲的紡織中心,是柯橋對歐盟的第一大出口市場(chǎng),也是紡織品進(jìn)入歐洲的重要跳板?聵虮姸嗝媪铣酥苯映隹谝獯罄,還通過(guò)其他國家輾轉采購,到意大利進(jìn)行服裝設計加工,再銷(xiāo)售到世界各地。
     
  業(yè)內人士指出,東歐、南歐國家采購的紡織面料最終大多會(huì )到意大利,而墨西哥、南美等國的訂單,最終市場(chǎng)都在美國!斑@些國家的疫情每天在變,我們都不知道該怎么接單了!北姸嗤赓Q人感嘆,因疫情影響導致產(chǎn)品不能順利交付,柯橋出口企業(yè)將承擔大量損失。
  
  除了疫情本身,近期原油價(jià)格暴跌也加劇了外貿行業(yè)的不確定性!八粌H影響上游化纖產(chǎn)品的價(jià)格,還引發(fā)各國匯率波動(dòng),做外貿最怕的是匯率不穩定!笨聵蚪z維拉貿易公司負責人章建峰說(shuō),公司主攻南美、中東等新興市場(chǎng),最近訂單不斷被取消,取消的單子差不多有兩成。
  
  他更擔心的是,倘若疫情升級,新興市場(chǎng)貨幣或大幅貶值,進(jìn)而會(huì )使以美元結算的企業(yè)利潤縮水,也會(huì )增加國際貿易履約和結算風(fēng)險。對企業(yè)來(lái)說(shuō),這是更大的不確定性。
  
  這樣的擔心,紹興寶紡印染公司總經(jīng)理虞少波也有過(guò)。2015年大宗商品暴跌,美國原油期貨價(jià)格一度跌破每桶27美元,使得石油出口大國尼日利亞貨幣快速貶值,加之此前埃博拉疫情的創(chuàng )傷,當地市場(chǎng)購買(mǎi)力幾乎歸零,而當時(shí)寶紡印染近70%的市場(chǎng)就在尼日利亞。危難之際,企業(yè)果斷放棄原有產(chǎn)品,看準非洲市場(chǎng)的低價(jià)需求,重新開(kāi)發(fā)高性?xún)r(jià)比產(chǎn)品,向多元市場(chǎng)進(jìn)軍。有了那次教訓,寶紡始終保持著(zhù)低負債率穩住“基本盤(pán)”,把多元市場(chǎng)作為立身之本,深耕30多個(gè)非洲國家以分散風(fēng)險!皩τ谑捅┑l(fā)的匯率風(fēng)險,企業(yè)要早做準備!庇萆俨ㄕf(shuō)。
  
  控制風(fēng)險布局長(cháng)遠
  
  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下,柯橋外貿出口企業(yè)踏上了抗風(fēng)險的賽道。有經(jīng)驗的外貿人明白,此時(shí)此刻不能光心疼訂單“飛”了,更重要的是要確保在疫情過(guò)后的安全著(zhù)陸。
  
  要想在這輪疫情沖擊波中坐穩,首先要系好風(fēng)險控制這根“安全帶”?聵虺綗钸M(jìn)出口公司總經(jīng)理宣麗雅算了一筆賬:寫(xiě)字樓的租金、人工成本每天一睜眼就是4萬(wàn)元的支出,意味著(zhù)每天要接到兩個(gè)小柜的訂單才能抵消,“每天依然有訂單,但多數是三五萬(wàn)米的小單,必須控制好成本才能接!彼霓k公桌上排滿(mǎn)了記錄各個(gè)訂單、客戶(hù)情況的本子、報表,各種數據她都能脫口而出。
  
  市場(chǎng)競爭法則下,利潤總是與風(fēng)險相伴,但眼下對柯橋外貿企業(yè)來(lái)說(shuō),控風(fēng)險要比獲利重要得多。一邊是收入的風(fēng)險控制,每次客戶(hù)來(lái)單要細致盤(pán)算接不接,不要大單要小單,組織生產(chǎn)前再三詢(xún)問(wèn)客戶(hù)會(huì )不會(huì )取消;一邊是企業(yè)成本的風(fēng)險控制,負債率、現金流、原料價(jià)格。為了熬過(guò)這個(gè)難關(guān),更多企業(yè)加快了降杠桿、充實(shí)現金流的步伐:有的選擇還掉一部分貸款,有的找多家銀行洽談尋找更優(yōu)惠的貸款利率。
     
  眼前的損失已不可避免,不少企業(yè)家放眼長(cháng)遠,開(kāi)始布局“后疫時(shí)代”的競爭。復工以來(lái),羅海明每個(gè)周末都去市場(chǎng)看面料。1個(gè)月下來(lái),他的辦公室里掛滿(mǎn)了從市場(chǎng)精挑細選來(lái)的高檔秋冬面料!斑@些是今年最火的款式,我們要抓緊設計研究,把樣品給客戶(hù)寄去!绷_海明為他的“戰利品”標上了不同的星級和對應市場(chǎng),做成一本全新的樣品本,這是他應對危機的“獨門(mén)秘笈”。近幾年,他一直在主動(dòng)挑選客戶(hù),優(yōu)質(zhì)客戶(hù)已成為度過(guò)危機的信心所在。
  
  “誰(shuí)能熬得久誰(shuí)就是贏(yíng)家。在這個(gè)關(guān)口,需要政府、銀行、企業(yè)合力,用最積極的行動(dòng)應對最壞的可能性!痹诳聵,除了大型生產(chǎn)型外貿企業(yè),還有七成以上的流通型外貿企業(yè),上千家中小外貿企業(yè)分布在各大輕紡城市場(chǎng)里。多位中小企業(yè)主表示,在新增業(yè)務(wù)收入接近暫停時(shí),面臨資金緊張、成本壓力等諸多困難,期待政府幫助緩解壓力,繼續出臺政策降成本,也期待銀行加大力度為企業(yè)提供融資支持。
  
  為解決企業(yè)的新痛點(diǎn),這幾天,譚科也忙得不可開(kāi)交,物流斷了可以打通,員工不足可以去接,可需求端出了問(wèn)題,就需要創(chuàng )新思維另辟蹊徑。國際展會(huì )停了,能否換個(gè)方式辦展?3月20日,借助線(xiàn)上平臺,2020全球紡織云展會(huì )展商招募正式開(kāi)啟,一天內就吸引了40多家企業(yè)上線(xiàn)。展商和客商可通過(guò)直播雙向互動(dòng),主播將產(chǎn)品展示給客商,客商通過(guò)彈幕聊天方式讓企業(yè)及時(shí)收到反饋,便于開(kāi)發(fā)更暢銷(xiāo)的產(chǎn)品。
  
  為了提升云展會(huì )的可行性,幾天前,譚科還去了一家上海的檢測機構調研!懊媪鲜莻(gè)特殊商品,客戶(hù)必須有直觀(guān)體驗才敢下大單,我們想看看能不能和檢測機構合作,客戶(hù)在網(wǎng)上看好什么產(chǎn)品,讓第三方檢測機構出色牢度等詳細報告,幫助客戶(hù)大膽下單!
  
  越是面對困難,越要各顯神通。針對外貿企業(yè)的困境,柯橋出臺了一系列新政:對企業(yè)的參展補貼范圍從重點(diǎn)展會(huì )擴展到所有境外展會(huì ),鼓勵企業(yè)積極向疫情較輕地區市場(chǎng)突破;實(shí)施出口信用保險政府聯(lián)保政策,免去高風(fēng)險時(shí)期企業(yè)下單的后顧之憂(yōu);大力促進(jìn)跨境電商發(fā)展,鼓勵企業(yè)創(chuàng )建海外商標,加大線(xiàn)上銷(xiāo)售、線(xiàn)上參展以拓展市場(chǎng);加快外貿企業(yè)政策兌現,化解企業(yè)遇到的現金流問(wèn)題。
  
  以確定性應對不確定,是政府與企業(yè)應對的底氣所在。確定性在于眾多對市場(chǎng)信息敏感,對危機應對有力的外貿主體,更在于多年來(lái)耕耘的行業(yè)實(shí)力?聵蜻@個(gè)“國際紡織之都”是在國際競爭中形成的,這里有配套相對完整、產(chǎn)品齊全的強大產(chǎn)業(yè)鏈。馮紀江舉例說(shuō):印度客戶(hù)下一個(gè)30萬(wàn)米的面料訂單,柯橋可以15天完成從原料采購到印染的全過(guò)程,30天海運到港進(jìn)庫,而在印度當地同時(shí)下這個(gè)體量的訂單,卻需要花費50至60天!皟r(jià)格低,速度快,柯橋有著(zhù)全世界最優(yōu)秀的貨物組織者和‘訓練有素’的產(chǎn)業(yè)鏈!瘪T紀江說(shuō)。
  
  每一次博弈,每一次競爭,都意味著(zhù)一個(gè)新征程的開(kāi)啟。
  
  本文來(lái)源:浙江日報  
  

      新  展  期
  
  2020大灣區國際紡織紗線(xiàn)博覽會(huì )
  
  時(shí)間:2020年7月15-17日
  
  地點(diǎn):深圳國際會(huì )展中心